保安众生相之老万

2019-07-17

一个保安员的喜怒哀乐,对整体保安队伍或许只是沧海一粟,但对他个人来说,却是整片海洋。

我愿意用文字留下一瓢,与你品尝。


从一进分队,老万就是老万了,而不是小万。

起初是因为年龄,后来就是因为待得久了。

来来往往的保安队伍中,

待得久了,是一种缘分,

这缘分,如同青椒土豆丝里的青椒之于土豆丝,亦如同陕西肉加馍里的饼与肉,分不清楚;

其实,也没必要分清楚。


老万是一个严肃的人,也是一个喜欢笑的人,

严肃与笑,其实不过是烧饼的两面,都是饼。

高兴时的严肃可能是矜持,而不高兴时的笑,可能是无奈,这种情况,有人称作“职业的笑”。

如果不会“职业的笑”,一定不是好的保安员,因为你肯定没有跨过门槛,穿上了制服,你未必就是保安;

如果你只有“职业的笑”,你未免太累,很可能,你找不到自己。


老万有点“扣”,口袋里向来没有钱;老万也很大方,干活向来不留后手。

是“扣”,还是大方,就像河南烩面的葱花与鸡蛋,是决定烩面的成色。

这成色决定了面的底气,也决定了面馆的底蕴。

人也好,面也罢,慈眉善目终是表面,花枝招展也只是外表,香气四滋也只是门面,都不如面好。

面好,才是真的好。

干活大话,才是真的大方。

老万很简单,以至于把简单的事搞的很复杂,用力过度,方便面也就成了浆糊;

有时又很复杂,因为怕出问题,也会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处理,一刀切平,一棍子打死。

我们,不也经常在复杂与简单间摇摆吗?

见过山东的剪饼吧,又要薄,又要有嚼劲,要求可以简单,而过程不会简略。

剪饼抹酱加葱,配料简单,但比例,从来都不简单。


餐桌上的酸甜苦辣咸,调出来的只是味道,而值得我们珍惜恰恰又容易忽略的,却是营养,味道没有营养,而营养未必有味道。又或者说,味道把营养装扮得漂亮,而营养让味道不再单薄。

每一个保安员的喜怒哀乐,对整体保安员或许只是沧海一粟,但对他个人来说,却是整片海洋。

我愿意用文字留下一瓢,与你品尝。